ZUK常程:在“浅规则”中读心

 

学数学出身的常程将自己微博的个性域名选择为“ideamagic”,而不是“idealogic”,他希望自己有魔术般的想象力。
作为ZUK的当家人,常程会把自己的核心团队召集起来探讨“简单是终极的复杂”这样的命题,气氛像一场哲学艺术类沙龙。常程希望自己的团队从复杂出发,回归常识,到达简单的终点。
常程倡导自己的研发团队“带着情绪做事情”,因为没有情绪就没有情感,没有倾注情感的产品便没有生命力。常程喜欢法拉利赛车,可他所热衷并不是赛道本身,他关注的是赛车外壳背后那些有关产品升级研发的品牌故事。
常程,在百度词条里占据首要位置的只是一个词汇,它的第一层意思指“一定的路程”,出自杜甫的五言律诗 《水会渡》。
“山行有常程,中夜尚未安。微月末已久,崖倾路何难。”这可能正是对常程当下真实状态的一种写照,从被任命为ZUK首席执行官的那一天起,常程就像行走在那条当年杜甫走过的青泥古道之上。
走动式管理
在ZUK办公楼里,如果你在上班时间看到一个男人一边给人揉着肩膀,一边聊着天,这个替人揉肩的人一定便是常程,而享受工作间隙按摩的人可能是一位工程师,可能是一名产品经理,也可能是一名刚刚进入公司不久的普通员工。
ZUK工程师李向阳说常程“喜欢在办公区来回窜”,经常会时不时地出现在工程师、产品经理、测试人员、普通员工身边,俯下身子询问工作。“常程愿意在员工工作区域来回转,跟大家一块讨论分享,随时有问题便把大家叫在一起讨论一下,接着自己继续逛,有时候给人揉揉肩膀,看看人家在琢磨什么事情,画的图漂亮不漂亮,挺不像老板的。”
李向阳的这一说法我们在工程师刘化冰那里也得到了印证。刘化冰把常程的这一行为总结为“走动式管理”。他说常程一天到晚真正坐在办公室里的时间并不多,想要在办公室里找到常程,就必须先摸清楚他的时间规律。“有时候我们要逮他有可能逮不着,那就得早上早一点来公司堵他,他每天5点多起床,7点多就到公司了,我们如果有什么事必须要跟他谈,那就8点之前到他办公室等他。”
跟常程共事长达9年的才霞告诉记者,常程的办公室大门永远是敞开的,常程不在时公司其他人可以随时用他的办公室,常程回来时如果见员工在他的办公室里开会,他便会出去再溜达一圈。“他希望大家能和他畅快地沟通,而不是有距离感,公司人员可以随时有事情随时找他,见常程不用预约。”
在对ZUK公司内部人员的随机采访中,几乎无人不知常程的这一独特管理风格,他们将常程的“走动式管理”评价为“接地气”。常程用走动的方式尽可能地接触到公司的每一个员工,并跟他们随即交流,碰撞思路。常程并不觉得这是一种严格意义上的“管理方式”,他只是认为这种接近于 “田野调查式”的沟通机制能够让自己得到更为真实的信息。 “坐在办公室等着别人来汇报,那是一种精心准备过的、加工过的报告,走动式的管理则会得到最为直观的东西,而且是第一手的信息,非常原始的素材。”刘化冰如此评价常程的这一工作方式。
常程的走动式管理打破了管理层级壁垒,让很多事情变得更加简单。正如刘化冰所说,“对于一个工程师来说,你做什么事,老板其实是不知道的,工程师除了跟他的直接上级,或者角色相关人汇报沟通,根本没有通道跟老板去沟通,他的这种工作方式能清楚地知道工程师的状态,工程师的想法,对于工程师来说,很欢迎这种方式。”
常程把团队建设的核心定性为构建信任,他的目标是“团队所有人之间都是相互信任的”。而能实现这一目标的唯一方法便是情感,这是一个最为基本的常识。在常程看来,所有花哨的管理方法都不能违背常识,只有那些跟常识相一致的方法才是行之有效的。“我们是创业公司,大家都是创业者,规矩太多就容易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,也会拉长决策链条,抛弃浅显的规则就容易走向极端的潜规则,将团队推向公司政治的万丈深渊,创业公司就应该有个创业的样子。” 常程说。
跟常程共事多年的刘化冰评价常程是一个心很细的人,能细腻到极致。“他清楚员工的生日,知道员工家里发生了什么事,按理说,当时的团队也得有四百多人,能做到如此地步并不容易,我觉得他的这种管理非常深入,非常垂直,所谓的扁平化管理不应该只是组织构架上的层级距离,而应该是人与人之间的内心距离。”
常程之所以能实现这样的状态,跟他独到的观察能力有关,ZUK品牌推广负责人罗缌洋说常程观察人很是细致,通常会在不经意时过来找你说点什么事,有可能就是你在微博或微信上说过的什么事,“很细腻,从坐姿上就能看出员工心里有什么事情。”她说当初应聘ZUK时常程只面试了她十分钟,这事弄得她特别没底,也特别诧异,为此还特意跟HR部门确认了一下面试结果。“因为他观察人特别细,用自己的感性去观察,去判断人。”
常程对于这样的沟通管理方式乐在其中,并不觉得这样很累,他只是把那些跟随他一同打拼的这帮人都放在重要的心里位置,完全不能用累来形容这种状态。
“常程特别仗义,典型的山东人,是一个很有担当的人,这帮兄弟他说要管终身,对员工一辈子负责,哪怕你只在这里干了两个月,他也会希望你在这两个月里学到的东西能影响一辈子,就冲着这个老板,我觉得这件事情能成。” 罗缌洋说。


感性的力量
在对ZUK公司核心团队的采访中,几乎所有人都聊到了常程的感性。
与常程共事十多年的刘化冰评价常程是一个性情中人,是一个喜怒都很公开的男人。他说十年前自己还在做经理时,常程是高级总监,是自己的直接领导,在一次月度例会之上他曾亲眼目睹过常程流眼泪。“那时候我们基本上保持一个月一次头脑风暴,有一次做汇报常程特别不满意,然后他就开始骂人,说到激动的地方就摔手里的矿泉水瓶子,但是我想不到的是他最后把自己给骂哭了。”
刘化冰绘声绘色地给我们回忆那次记忆犹新的例会,就好像在陈述一件刚刚发生不久的事情。“领导发脾气骂人这在公司很常见,但是我从来没见过一个领导骂别人竟然把自己给骂哭了。”刘化冰把常程的这种情绪归结于激动,是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愤慨。他说那一次常程之所以会掉眼泪,是因为他责怪那些中层领导做业务不够上心,对问题想得不够透彻。“你们一个个都带着几十号人,你们想不清楚,你让底下人怎么干活。”刘化冰尽可能地向我们还原常程当时说过的每一句话。“领导拍桌子骂人,这很正常,但我真的没见过像他这样说到激动之处自己掉眼泪,这说明这个人很性情,很真实,也很直白。”刘化冰补充说道。
才霞说常程之所以在会议上掉眼泪,是因为在乎。“他是个很努力很坚持的人,对他来讲,钱不重要,他在乎的是事情,他应该算是一个理想主义者。”
ZUK整合营销负责人陈劲也有评价过常程的感性,说常程的感性能一直对周围的人传递温暖的感觉。“他太善良了,像生活在象牙塔里。”陈劲说。
无独有偶,罗缌洋在今年四月份的某一天也见过常程在办公室里独自掉眼泪。她说那天常程来公司很早,她路过常程办公室门口的时候见到常程一边敲着键盘,一边流着眼泪。罗缌洋说他当时正在写一个有关ZUK整个品牌的材料,在写自己对即将推出的这部手机的理解。“那段时间大家都非常投入,也很纠结,我们是新公司,做品牌的压力很大,有很多困惑的地方。”
在ZUK论坛里的一篇常程四月份撰写的文章里也印证了常程当时的状态,在文章里常程用了这样的话语:“走到大家都很迷茫的时候”。
“带着情绪做事情”,这是常程所倡导的工作态度。在常程看来情绪并不是一个坏东西,因为情绪是感情的一种流露,是创业者的一种状态,创业者必须在乎他所干的事情。对于ZUK,常程投入了太多的感情,他希望整个团队都能像他那样感情投入。常程评价一件事情不仅仅只看结果,他希望能看到团队在这件事上投入的过程和投入的程度。常程说:“投入的状态决定了事情能做成什么样,这里不仅是能力的问题,你投入的感情,投入的思考以及投入的态度是正向的,还是负向的,碰到困难的时候,你用什么样的态度去对待它。”
“他希望我们所做的东西都带着情绪,有自己的感情在里面,就像你特别在乎一件事情,你就愿意去琢磨它,就会用超出常人的热情去关注它。”李向阳说。
在常程看来做好一件东西不能仅仅去遵循所谓的国家标准,行业标准,因为这只能代表一种专业认知程度,常程的标准是要求从内心喜欢它,当一件东西摆在那里,有时候说不出来到底是对还是错时,常程要求团队强迫自己说出来一些理由,说出一些感情,常程认为这些主观的感性认知和情绪是重要的,当一个人有了主观情绪时再去做一件事的感觉是不一样的。“这样你就可能会花更长的时间,用更多的思考,用思考的方式来做事。”
陈劲说ZUK人对产品的感情就连工程师的家属都能感觉得到,“你们是用生命在做手机”陈劲说这是一位工程师家属在6月19日ZUK品牌宣传启动那天对团队的评价,陈劲认为这是一种最高的赞美,所有的心血和努力都没有白费。“我们真的用心了,我们之所以不敷衍,是因为我们诚惶诚恐,很多事不是因为你用心了,市场就能认可,但如果不用心,市场肯定不认可。”陈劲说。
面对未知的市场,ZUK的命运究竟会如何?这可能是常程目前最为期待,同时又是最为担忧的事情。这样的心境跟临考前的考生心理没什么两样。
在才霞看来,这可能是常程的短板,因为这里涉及到常程从一个研发负责人到CEO角色转换的问题。才霞说常程是一个典型的“产品型的人”,是一个不喜欢拿KPI考核的人,“他对产品的追求很多,对产品的软件和硬件都很关注,但他如今作为CEO,则需要关注销售数字。”
陈劲也发现了这个问题,他以常程的微博为例,指出常程的“非市场化”。陈劲说常程虽然微博粉丝众多,互动性也很活跃,但常程从不追随热点以获得更多的社会关注。“他的热点都是冷冰冰的,通常是在自说自话,团队曾逼他做出一些改变,但他宁死不从。”
事实也确实如此,常程的微博看似热闹,其实骨子里仍透着一股子“宁静”。社会上纷争四起的话题,行业内的明争暗斗,常程都置身事外,从不迎着热点上,以博取眼球。
这似乎印证了才霞的说法,常程作为“产品型人”,始终会坚持“以产品说话”的原则,目前ZUK的手机产品遮盖着面纱,还没有以业绩和口碑获得消费者的认可,常程便宁可什么都不说。
但这并不影响常程在另一个阵地上活跃,罗缌洋说前一段时间常程为了验证自己的一些对产品的想法,便把团队带到大学校园,相继走了11座城市,在那段时期里,常程与大学生面对面聊天,一起去食堂、一起去上课,去看大学生的宿舍,去看大学生的各种生活场景,去看他们的手机是什么样的。罗缌洋说那些天的常程变着花样地跟学生们套近乎,让跟随他的人三观尽毁。
常程说他之所以要带领团队去校园,其实是一场心理拓展,他希望能用这样的方式去影响团队,去改变团队固有的思维方式。
是的,从工业时代走出来的常程确实需要作出一些改变,只不过常程有意识地恪守了一些他认为不该变的东西。


后记:
常程是一位创业者,是一位需要忘掉过去重新上路的创业者,跟这个“创客”时代里千千万万的创业者一样。
我们希望将常程还原,还原成一位执着于事的人,向人展示创业者的一种状态。为此我们走访了近十位ZUK员工,希望从他们口中的只言片语里堆积成一个真实鲜活的常程。
常程是一个真实的人,真实到让你甚至怀疑他的真实性。常程是一位情感细腻的人,细腻到让人替他觉得很累。
常程的理想其实很简单,他就是想做一款好的产品,做一款自己满意的手机,而为了这个看起来好像并不太难的理想,常程把自己逼到了一个无路可退的境地。常程不喜欢谈所谓的互联网思维,也不愿谈他的管理理论,在他的心里只有三个字:好产品。
这可能是一种偏执,常程甚至很少谈论市场,尽管他如今的角色已经是CEO,而不是单纯意义上的产品研发负责人。
常程获得了尊重,在他的Z1还没有征服市场之前,常程先征服了团队,他坚持原则,但是不会很强势的去对一群经验丰富的leader或工程师施加影响,能尽量做到放权……。
他们说常程很拼,因为他在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。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06-26 22:00: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