迅雷创始人反思:擦肩而过的三次机会

到现在为止,迅雷终于在下载之外,走进了一个全新的领域——这就是用共享经济的方法革新CDN市场。但是任何成功都是站在无数次失败的肩膀之上的,因此我愿意首先跟大家聊聊迅雷历史上错失的机遇。

应媒体朋友邀请,让我聊一聊迅雷创业这些年的体会。坦率讲,感慨很多,一时反而不知从何说起,这十来年既体会到了创业初期的艰辛,也有取得成功的喜悦,有老兄弟离开的黯然,也有错失机会的遗憾。到现在为止,迅雷终于在下载之外,走进了一个全新的领域——这就是用共享经济的方法革新CDN市场。但是任何成功都是站在无数次失败的肩膀之上的,因此我愿意首先跟大家聊聊迅雷历史上错失的机遇。我是2002年底从百度出来和杜克的同学邹胜龙一起创办了迅雷,第一年做的是分布式邮箱,后来转型到迅雷。从2003-2006年,我们还是非常聚焦,只有这一个产品线,到2007年的时候,从数据上看迅雷在客户端软件里用户规模已经仅次于QQ了。之后迅雷在战略走向上做了很多尝试,今天回头来看,其中有些机会的错失比较可惜。第一个比较可惜的机会是浏览器。迅雷做浏览器在业界还是比较早的,当时市场上已经有一些第三方浏览器,例如Maxthon。但用户群还很小,360也只是开始做。虽然浏览器能带来很多搜索收入这个商业模式在当时已经比较明确,但迅雷要做浏览器,首要目的并不是赚钱。核心原因是我们考虑到浏览器是下载的入口,入口如果被第三方把握住了,我们的核心业务会受到很大压力。因此我们启动了浏览器项目。很遗憾的是,最后产品没有发布,原因是我们自己觉得做的还不够好,再加上和360的一些关系,最后就没有推广。后来我们把浏览器的战略和商业利益看的更清楚的时候,也再次讨论过是否要重启这个项目,但时机已过,再杀入红海已经不是一个明智的做法了,这是我们错失的第一个比较大的机会。第二个机会是流媒体。

我记得很清楚,当年土豆刚发布的时候,我们已经很明确感觉到视频消费从下载到流媒体的趋势。我们专门组织了一个战略会议,二十来个中高层拉去东莞封闭了两天,最后决定启动迅雷看看。迅雷看看的前两年是视频领域野蛮成长的阶段,每周的数据都有可喜变化。但是当视频这个领域逐步成熟的时候,视频业务的实质和核心竞争力变成了媒体、内容和销售,这和迅雷的技术基因有很大不同。当一个业务的实质脱离了公司的核心竞争力,结果也就基本注定了,就像腾讯的基因是社交,如果做搜索,结果是可想而知的。当然即使是脱离了我们的优势范围,我们其实还是有机会的。我曾经多次反思和推演,如果能够从头再来,我们更明智的做法应该是捕捉到这个趋势之后,对迅雷看看进行分拆,从全国找最优秀的CEO,独立融资并且管理层持股,再做一个startup。以迅雷的流量和技术做支持,这是完全有机会的。企业的分拆是另外一个比较大的话题,关于企业应该做大还是"做小",以及怎么“做小”,我以后单独再讲。第三个最大的机会也是最可惜的机会就是手机的应用商店,因为迅雷在手机上天生就应该是应用商店。2010-2011年的时候,安卓刚兴起,虽然也有91、豌豆荚等安卓市场,但当时规模还都不大。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06-23 13:17:27